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hlucheng.cn/,诺维奇队

《英国大教堂》一书,由Merrell于2012年10月出版。2010年至2012年间,玛格南摄影师彼得·马洛拍摄下黎明时分自然光线座英国大教堂的中殿。除马洛的摄影作品外,书中还收集了他本人对这一项目的评论,包括草图和预备镜头、V&A高级摄影策展人Martin Barnes对英国教堂摄影传统的介绍,以及建筑历史学家John Goodall对每个大教堂内部结构的概述。

2008年是圣保罗大教堂建成300周年纪念,在那之前,玛格南摄影师彼得·马洛(Peter Marlow)受英国皇家邮政的委托,拍摄了六座大教堂,分别是利奇菲尔德、贝尔法斯特、格洛斯特、圣大卫、威斯敏斯特和位于奥克尼群岛的圣马格纳斯教堂,这六幅作品被制作成一套六枚纪念邮票和小型张发售。受到这一拍摄项目的启发,马洛在之后的四年间继续拍摄了42座英国教堂。

“马洛捕捉到创造力最难以捉摸的本质:空间内空间的永恒奥秘。”——Martin Barnes

马洛的这一系列作品可以被看作是对传统教堂摄影的一次升级,尤其是在Frederick Evans和Edwin Smith经典教堂作品基础上的一次现代化升级。黎明时分,自然光线下,阳光从神坛后透出,马洛展现出教堂内的明亮。英国V&A博物馆摄影高级策展人Martin Barnes评价道:“马洛捕捉到创造力最难以捉摸的本质:空间内空间的永恒奥秘。”

目前这组作品在英国各大教堂巡回展出,从马洛写下的一份技术笔记中,可以看出摄影师发自内心的爱与精湛技术;以下是他的笔记原文,收录在其摄影集《The English Cathedral》(《英国大教堂》)中。上:卡莱尔大教堂

拍摄这些作品,前期准备即是一切。虽然已决定最佳拍摄方式,即关掉教堂内所有的灯,不过这一点很难说服每个大教堂的管理员。我需要通过大量的电话和邮件沟通,以期获得允许,在日出前安排工作人员提前进场准备。

2007年拍摄那套邮票的作品集时,我用75毫米移轴镜头和一台6×7 Mamiya RZ相机来控制透视,并使用了Tri-X柯达黑白胶卷。后来在拍摄42座英国大教堂的彩色照片时,我决定选用成像素质更高、画幅更大的胶片,并改用Sinar F1单轨相机,安装在Manfroto最大的三脚架上。上:伊利大教堂

我还用上了从当地五金店购买的,高达6英尺(约1.82米)的梯子;胶片则选用富士160 Pro彩色负片,并将相机感光度设为100。

这些设备远远超过我的携带能力,但很少有大教堂在入口附近设有公共停车位。我希望能在一个教堂的西门外停车,甚至自制了一张看起来很官方的停车许可证,贴在挡风玻璃上,但行不通的话,就只能依靠一个能够变成一辆手推车的行李箱完成搬运了。

“在我看来,熟悉每个教堂的中殿大小,对拍摄非常重要。”——彼得·马洛上:韦克菲尔德大教堂,英国,英格兰,2010年

在我看来,熟悉每个教堂的中殿大小,对拍摄非常重要,因为有些中殿非常宽敞,有些则不然。为此,我将梯子与三脚架调整为完全相同的高度,并使保持焦距恒定。在Southwark进行大量测试之后,我选择用Sinaron-W 115mm F6.8镜头拍摄。纵向透视至关重要,通过将Sinar前板移升至极限,能确保所有纵向平行。利物浦大教堂

我希望整个空间都能集中在焦点上,所以在拍摄大部分作品时,会使用介于F22和F32间的小光圈来获得最大景深。曝光时间需要一到五分钟。在这样的曝光时长下,会产生倒易律失效问题,也就是说胶片所需曝光时间比测光仪所显示的要长得多,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发现,用于拍立得的富士FP 100即显胶片和负片胶卷有同样的问题,要达到充分曝光,用拍立得时光圈设置需要比使用胶卷时大1.5档。上:林肯大教堂,英国,英格兰,2011年

随着天气变化,光线水平可能瞬时改变,曝光表对于监测光照非常重要。我会在大教堂里选择一个中间点作为参照物,例如过道的地板,尽管之后我的直觉判断越来越准。通过记录每次曝光,我才能够在光线变化时调整光圈、保持曝光时间恒定及倒易律失效一致。上:温彻斯特大教堂

拍摄大多数教堂时,需要用掉6到12张胶卷以及大约5张拍立得。之后我会用工作室制作的印样进行编辑,并制作一张印样表,用Imacon 848扫描仪扫描。拍摄结束后,对选定的42张照片进行最终处理,接着工作室的助手用扫描仪以16位图像数据格式进行扫描,再用Photoshop按照5×4的尺寸剪裁,只留下66%的画面 ,去掉多余的部分及编辑时的记号。上:奇斯特大教堂

拍摄期间我非常小心,通过移动背景中的杂物,例如海报、祈祷书、垃圾箱和欢迎台,来实现取景构想。因此,除了两座大教堂必须通过后期处理掉无法关闭的小型应急天花板灯之外,其他照片都没有经过Photoshop的更多数字处理,只进行暗室调色,调整色彩平衡和色调。完全避免人工灯光,设想起来其实很简单,但真的完全实施则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是非常磨人的过程。上:圣保罗大教堂

我们使用PSD格式来保存处理过的文件,保留每个图层的更改,记录所有修改过程,以便在色彩校样出现困难时拿来借鉴。但这样,文件体积会非常庞大,甚至高达1.5G,必须将电脑内存增加到12G才能进行处理。最终文件被压缩并以16位TIF格式保存,再发送至打印机打样,使用Lamda打印机,打印8×10尺寸的图片,进行最终颜色校对。上:诺维奇大教堂,英国,英格兰,2010年

在三十多年的摄影生涯中,很多次拍摄前我没有进行充分准备,拍摄时往往缺少最重要的设备。因此这一次我下定决心要准备好所有需要的东西,这样才可以集中精力体验空间、全心“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