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热暑期,桨板、皮划艇、尾波冲浪等成为继飞盘之后再次“破圈”的小众运动。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上述水上运动的兴起,带动了相关户外用品的销量,也带动了水上俱乐部的发展。然而,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些小众水上运动虽然引发不少关注,但仍面临配套设施不完善,教练、自主品牌缺乏等发展瓶颈。

“桨板运动起源于美国夏威夷,相比冲浪板,桨板板面更宽,浮力更大。”Wavestar水上俱乐部负责人何强向中国商报记者介绍,他五年前在澳大利亚留学时接触到了桨板运动,“这项运动在澳大利亚很常见,在曼利海岸、拜伦湾,以及一些国家公园都可以划桨板。”

今年,他发现在北京朝阳公园、亮马河出现了不少桨板爱好者。“这种现象以前很少见,而今年夏天,每周末都有10—20个人玩桨板,很多人还带着孩子和宠物一起玩。”

另外一位水上俱乐部负责人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从今年7月到现在,他组织的桨板活动从每周六日的四场增加到了六场,俱乐部的桨板社群人数也增加了300多人,“很多体验者是被俱乐部的会员介绍来的。目前桨板活动名额很抢手,参与者需要提前预约。”

除了桨板运动外,皮划艇、尾波冲浪等小众水上运动也获得了不少关注。皮划艇爱好者张丽向记者介绍,她一开始接触皮划艇是为了有更多独处的时间,缓解压力、放松心情,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她的肩颈、后背疼痛等症状有所缓解。随着对这项运动的兴趣越来越浓厚,现在她经常在周末划皮划艇。“我所在的水上俱乐部去年只有20多位会员划皮划艇,现在增加到将近120人。”张丽说。

此外,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在北京房山、通州、顺义等地区,有不少冲浪俱乐部开展尾波冲浪运动。有冲浪俱乐部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今年暑期,来顺义体验尾波冲浪的人数有1000人左右,比去年同期上涨40%。

为什么上述运动突然“破圈”?何强认为,首先,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平台的传播让这些小众水上运动被更多年轻人了解。据了解,今年6月,小红书平台上与“桨板”有关的搜索量同比增长约11倍。截至记者发稿,关于“桨板”的笔记有5万篇以上;“皮划艇”相关笔记有7万篇以上;“尾波冲浪”相关笔记有4万篇以上。在抖音平台的助推下,“尾波冲浪”线亿次。

其次,上述运动上手门槛较低,体验者可以很快学会基本技巧,体验运动乐趣。“像尾波冲浪主要是靠造浪艇造出人工浪花。人工浪花不仅大小稳定,且时间持久,新手只需要半个小时就能学会站立。”何强表示。

小众水上运动的兴起带动了相关户外装备的销量。浙江湖州一家运动用船舶制造工厂的负责人徐家骏(化名)向中国商报记者介绍,一套基础的桨板运动装备包括桨板、划桨、充气泵、救生衣等。这些基本装备总价在3000—4000元,“相比露营、滑雪,桨板的装备价格便宜多了。”

徐家骏表示,其工厂以前主要做出口贸易,今年欧美市场的客户订单量下滑,而本土企业的订单量却有所提升。“原来80%的订单来源于欧美企业,今年欧美企业和本土企业的订单数量比例大概各占50%。”

除了桨板运动装备外,皮划艇装备销量也提高不少。徐家骏表示,今年他的工厂皮划艇销量同比增长30%,相关附件类产品同比增长超100%。“这个品类的增长超出我们的预期。”

北京迪卡侬的销售人员也对记者表示,今年暑期桨板类、皮划艇类产品销量上涨明显,“我们会把桨板、皮划艇作为主打产品放在更为显眼的展示区域。”

上述水上运动的“破圈”也让相关水上俱乐部的生意好了起来。何强表示,桨板运动和皮划艇运动课程一般分为单次体验课和进阶训练课。以北京市场为例,单次体验课的价格大概在300—400元/2小时;参与进阶训练课则可以办理会员卡,价格为6个月2000元,不限次数。“有很多消费过单次体验课的消费者办理了会员卡,随着学员的增多,现在我们的教练数量很紧缺。”

此外,何强还介绍,很多机构、企业的亲子活动、团建、品牌体验日等都加入了皮划艇项目。“从这些活动来看,皮划艇未来和其他业态可以有更多元化的融合。”

相比之下,尾波冲浪的消费门槛更高一些。据了解,北京周边的尾波冲浪价格为包船平日1699—1899元/1小时 ,周末1899-2099/1小时,一条船可以坐八个人,除了驾驶员和教练外,还可以载六个人。

上述冲浪俱乐部负责人向中国商报记者介绍,尾波冲浪客单价较高,利润也比较高。“造浪艇的价格在100万元左右,另外俱乐部还需要支付各种维护费用,这导致尾波冲浪的价格居高不下。今年各项成本上涨,我们俱乐部的尾波冲浪项目收费比去年高了一些,即便价格上涨,很多年轻人还是会来尝试、拍照、打卡。”

虽然小众水上运动吸引了不少关注,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运动还面临着一些发展瓶颈,如配套设施还不够完善、教练缺乏以及自主品牌较少等。

在采访过程中,多位业内人士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目前国内各城市的水域开放程度不同,有些水域处于灰色地带。比如,有些城市的公园内既没有明确禁止人群下水,也没有明确允许。何强表示,为了减少争议和纠纷,现在很多水上俱乐部“转战”室内游泳池,进行桨板瑜伽、桨板普拉提等运动。“就桨板运动体验感来说,还是户外的更好。”还有消费者向记者反映,有些桨板运动区域没有卫生间、淋浴区、更衣室等配套设施,换衣服非常不方便,体验感不好。

此外,相关水上运动的教练数量也比较少,部分教练缺乏相关资质。比如桨板教练需要进行桨板运动水平等级培训课程考试,并持有全国桨板瑜伽初级教练员上岗资质证书等。“教练不仅需要学习运动技巧,还要学习天气、救援等各方面知识。目前有资质的教练数量还很难满足需求。”何强表示。

不可否认的是,上述现象还影响了这些水上运动的用户留存率。上述冲浪俱乐部的负责人表示,虽然有些俱乐部通过线上线下渠道吸引了大量客流,但是由于教练能力不足,没有形成系统的教学体系,也没有完整的教学课程,导致服务质量没有保证,难以培养起体验者对于这项运动的兴趣,这也意味着很难提高用户对这项运动的复购率和黏性,“很多体验者只是一次性消费。”

在相关水上俱乐部受到影响的同时,户外装备行业也面临着产品毛利率较低的困境。徐家骏坦言,目前大部分工厂以代加工业务为主,毛利率仅在15%左右,而发展自主品牌,毛利率可以达到70%。

中国商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国内运动用船舶市场以欧美品牌为主,本土品牌较少。一位不愿具名的桨板品牌主理人向记者坦言,虽然今年桨板火了,但他认为这可能只是大家一时兴起的冲动消费。“如果桨板市场的火爆只是昙花一现,那我们的投入就会打水漂,所以我们现在做的品类、款式并不多,处于比较保守的观望状态。”

记者发现,不少玩家在二手物品交易平台闲鱼上出售桨板,有些原价4000元左右的全新桨板,转卖价仅为800元。

“在国外,相关产业链非常成熟,用户接受度和运动普及度都很高。国内市场需要完善相关配套设施,融合多元化的业态,比如比赛、培训等,把赛道做宽做长。我坚信这些小众水上运动在国内还属于蓝海市场,未来可期。”何强表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