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落选东京奥运,新西兰24岁自行车手疑身亡,运动员心理健康再引关注

东京奥运会落幕,许多运动员心头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但在没被关注到的地方,一个悲剧已经发生。曾参加过2016年里约奥运会的新西兰场地自行车选手奥利维亚·博德莫尔(Olivia Podmore)突然离世,年仅24岁,博德莫尔的死因仍在调查中,但种种迹象表明,可能是心理健康问题导致的身亡。

多家媒体于7日报道了博德莫尔的死讯后,新西兰多家体育机构于8日证实了这一消息,新西兰奥委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博德莫尔在团队中极富价值,整个新西兰体育界都因她的离去而伤感。”

据新西兰新闻媒体Stuff消息,7日晚,怀卡托警方报告了剑桥一处民居内的突然去世事件,但拒绝透露去世原因。执法部门表示,警方正在就这起去世事件进行调查。验尸官会在适当的时候公布他们的发现。

博德莫尔8岁就开始爱上骑车,12岁得到了人生中第一辆公路自行车,2015年加入国家队训练,同年在青少年世界锦标赛上赢得了团体竞速银牌和计时赛铜牌,这也让她踏上了里约奥运会的赛道。

在里约,博德莫尔参加了个人竞速、团体竞速和凯林赛,她在凯林赛中因发生了严重碰撞未能拿下奖牌,但她仍坚持完成了比赛。在随后的2017年和2022年,博德莫尔都曾在自行车项目中拿下过金牌。据报道,博德莫尔达到了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标准,但没有被新西兰奥委会选中。

博德莫尔离世后,她的家人、朋友、同事纷纷发声。同为奥运选手的赛艇运动员埃里克·默里(Eric Murray)与博德莫尔是好友,博德莫尔去世前一天两人还一起滑雪,但他并未察觉博德莫尔有何异样,“如果你在过去72小时内看到过她,你完全不会想象到会发生这种事。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关于心理健康的讨论”。“她心里的斗志没了,我们便失去了她,失去了一个姐妹、一个朋友、一个斗士。”

新西兰体育协会8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似乎也证实了博德莫尔的去世与心理健康问题有关。新西兰高性能运动协会首席执行官雷琳·卡索(Raelene Castle)透露,博德莫尔曾寻求心理辅导,但最终结果表明,“心理健康是一种难以置信的挑战”。

博德莫尔去世前在Instagram上写下的一篇帖子也让很多人认为,她的死可能与心理健康有关。她在这则已经删除的帖子中写道:“体育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种奇妙的发泄方式,这是一种奋斗,是一种斗争,但它是如此欢乐。当你赢了的时候,这种感觉与众不同,但当你输了,当你即使有资格也没有被选中,当你受伤,当你无法满足社会的期望,比如拥有房子、婚姻、孩子,都是因为你想为热爱的运动付出一切,这种感觉也是与众不同的。”

当网球明星大坂直美退赛法网,当国外体操名将拜尔斯选择退出东京奥运会的大部分体操项目后,运动员的心理健康问题也引发了人们的关注。博德莫尔离世后,新西兰奥委会表示,将更加关注这方面的问题,为运动员提供更多的心理疏导,同时重新评估对运动员的心理辅导是否合格。

曾两次参加奥运会的自行车运动员道金斯(Eddie Dawkins)对于博德莫尔的离世感到十分心碎,博德莫尔16岁时两人便相识,道金斯评价博德莫尔“是新西兰自行车队中最积极、最友好的”,但他也指出,可能那些正在处理心理健康问题的人往往是最能隐藏自己的人。

除了心理健康问题,道金斯还希望人们能关注体育机构在这方面的责任。他喊话新西兰自行车协会和新西兰高性能运动协会,希望他们能承担责任。因为他认为在高性能运动中一直存在着问题,新西兰高性能运动协会等体育机构有一种心态,即运动员应该为代表他们国家比赛而“感恩”,同时创造了一种将成绩和资金置于福利之上的文化。但他指出,运动员福祉才是最重要的,成绩应当是“副产品”。

道金斯透露,新西兰高性能运动员获得的补助金都是基于运动员的表现,因此,如果表现不好,就会失去资金,包括失去房租补贴、抵押贷款、没有足够的钱来购买优质食品维持运动员的能力,或者因为伤病、心理健康问题被踢出队伍。他希望博德莫尔的死能形成一个“雪球”,让其他运动员敢于站出来向他们的教练和协会表达他们的担忧。

2018年的一份报告指出,新西兰自行车运动中“存在欺凌的情况”,“缺乏问责制和有效率的领导团队”,而新西兰自行车协会对这一系列问题的反应是“不充分的”。道金斯指出,自报告发布以来,他没有看到任何改变。鉴于博德莫尔的最后一篇帖子中也提到了这些状况,新西兰自行车协会首席执行官兰德里(Jacques Landry)表示:“运动员提出这些指控是令人心碎的。我们将进行实际的审查,看看我们是否在哪里有失误,或者我们在哪里没有采取适当的行动。”雷琳·卡索则表示,她愿意与运动员讨论当前的系统。“最关键的是,我们要从这种情况中学习,并确保奥利维亚的遗产使我们对系统进行改进。”

当大部分人都在哀悼生命的逝去,一个虚假的筹款页面引发了人们的愤怒。博德莫尔的兄弟米切尔在脸书上公布了一张筹款页面的截图,截图显示这个页面由“博德莫尔团队”创建,名为“帮助奥利维亚·博德莫尔”。但米切尔表示,父母并没有在该网站发布筹款信息,并呼吁网友不需要理会这个项目。这篇帖子吸引了众多支持者的回应,不少人谴责试图从这场悲剧中获利的行为。

在米切尔发布该消息不久后,网站删除了这则筹款信息。博德莫尔的家庭发言人麦克·佩罗表示,唯一的官方筹款项目的主理人是麦克·佩罗团队。

据悉,由于博德莫尔的多数同事刚参加完东京奥运会回来,仍处于居家期,因此追悼会定于下周举行。

新闻及图片来源:CBS、CyclingNews、NBC、Stuff、澳大利亚新闻网、新西兰先驱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