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陈大姐的朋友们对她的评价。72岁的陈莉芳最近一身装扮与她的年龄似乎有些不太搭——戴头盔、墨镜、蹬着轮滑鞋,冒着可能摔跤的风险,玩起了年轻人爱玩的轮滑运动。

老年轮滑队队友都叫她莉姐,这是她的微信昵称,她喜欢别人这样叫她,觉得这样喊感觉更年轻一点。虽然陈大姐今年已经72岁了,在老年轮滑队却是一个新手,正式接触轮滑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多月。七八月份杭州的早晨天气炎热,陈大姐在西湖文化广场运河桥下阴凉的地方小心翼翼地练习着站立、踏步、滑行等轮滑基本动作,为了将可能摔跤造成的身体伤害减小到最低,头盔、护肘、护腕,包括腰部的防护装备她都穿戴齐全。老年轮滑队老队员向她分享经验时,总是把安全摆在首位,“不给家人添麻烦”是他们常常叮嘱自己也提醒新人的话,既要锻炼身体也要保证安全,既对自己负责,也对家人负责。

从头到脚全副的武装让陈大姐稍微一动马上一身汗,不过陈大姐依然乐此不疲,她说自己现在多练练,后面滑起来动作就更自如、更好看了。聊起玩轮滑的原因,陈大姐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最初是因为好奇、羡慕,看到西湖文化广场上那么多老年人在玩轮滑,让她觉得这真是一项时尚、好玩的运动。喜欢挑战是陈阿姨给自己贴的标签,虽然已经72岁了,看到新奇的事物她还是产生了尝试的兴趣。事实上学习轮滑之前,陈大姐也在挑战一些老年人很少玩的项目——比如打钢鞭。对于新鲜事物的好奇心,也让她在慢慢摸索学习轮滑动作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热情。

每天早上八点多只要天气情况允许,陈大姐就会来西湖文化广场上练习轮滑。广场空旷的场地、下坡台阶减速带都给初学轮滑者提供了理想的场地条件,很多老人退休后轮滑之路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西湖老年轮滑队成立二三十年,最多的时候队员有上百号人,目前主要活动场地有两个地方:一个是西湖文化广场,一个是西湖边三公园。曾经担任西湖老年轮滑队队长的赵敏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之前,经常有单位来邀请老年轮滑队去表演,他们这群“老小孩”在社会上关注度很高,这也让不少退休同龄人“种草”了这项运动。

“都说小怕噎,老怕跌。像陈大姐这样70多岁的初学者不怕摔跤吗?”记者问赵敏。他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怕是怕,所以初学的时候首要原则是安全,平时练习大家都相互叮嘱要小心。在大家心里,轮滑运动挑战带来的乐趣和好处,超过了学习过程中的风险。队里有位退休舞蹈老师韩大姐,年纪大了一直被骨质疏松困扰,玩上轮滑一年后再去复检,骨密度数值明显提升,骨质疏松的问题也得到明显缓解,这让她更热衷轮滑了。

十多年,赵敏陪孙子学轮滑,抱着试试玩的心态开始,没想到一滑就是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当时3岁的孙子已经是初中生了,轮滑也成了赵敏的“玩伴”。轮滑队像他这样的情况不少,很多人孙辈毕业工作了,轮滑就成了老人们晨练的“老伙伴”。“学会之后就迷上了,太好玩了”,70多岁的赵敏坦言,玩着孙辈们喜爱的运动,和孩子们共同话题多了,自己心态也年轻了。

“氛围好”是陈莉芳大姐加入老年轮滑队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陈大姐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在西湖文化广场遇到不明白的地方总是能得到热心的指导和帮助。有几天她练步伐感觉不对,大家都热情指导她如何调整练习。虽然都不敢说自己一定是专业的,但不吝帮助、相互交流帮助的氛围很舒服,在这个过程中彼此还成为了朋友,每天滑完后彼此还要家长里短唠唠嗑。

因为有风险,所以有刺激。“刺激”是陈大姐对轮滑项目最大感受,大家习惯将轮滑与年轻人联系在一起,是因为轮滑是一项充满速度与激情的运动。陈大姐提醒记者说,“时尚”“刺激”“耍酷”这样的运动标签并不是年轻人专利。

“这头盔墨镜一戴,不仔细看还以为我是个小伙子呢!”陈大姐打趣说道。时尚炫酷的轮滑给她的老年生活增添了活力,儿子看到她玩得如此开心也全力支持。轮滑练习还给陈大姐增添了挑战其他极限运动的信心,她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如果有机会的话将来她还想尝试一下蹦极。

“我就喜欢多学点年轻人的东西!”72岁的她,给自己的定位是拥有十八岁的心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