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们提出一些明显站不住脚的证据来补救,其大意是:如果鸟类无法控制害虫,那么这些害虫就会吃光我们人类。

但我们至少几乎也承认这样一个事实:不管鸟类是否给我们带来经济上的好处,但鸟类作为生物本能的权利这一问题将继续存在。

曾几何时,生物学家们有点过度使用这个证据,即这些物种通过杀死体质弱者或者仅捕食那些它们认为无价值的物种来维持食物链的正常运转。

在欧洲,林业在生态方面更加发达,无商业价值的树种被视为原生森林群落的成员,而得到合理的保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